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统计文化

王敬茹:团圆饭桌上的数字

家庭是构成社会的小细胞,“一家仁,一国兴仁;一家让,一国兴让”。家风好,则族风好、民风好、国风好。我们家有这样一则家风——陪老人吃团圆饭。做惯了统计工作的我,闲时在心里仔细梳理了一下这张小小团圆饭桌前不断变化的数字。

从三代人到四世同堂的转变

周末的团员饭在我们家是不成文的规定。这个周末,我和丈夫照例在姥爷家的厨房里忙活了一上午,做一大桌子菜为的是家人周末小聚。温上一壶酒,家人们在饭菜蒸腾出的香气中笑意浓浓。姥爷很高兴,说这几年家里团圆饭的饭桌上愈发热闹起来。是呀,先是丈夫结婚成家,我来到这张团员桌前,紧接着就是宝宝的到来,小家伙像个天使一样,总能唤醒家人眼角唇边的笑意。无疑,我们家是幸运的——四世同堂,和谐温馨。

三代“厨师”五十年的跨度

家里周末吃团圆饭的习惯起先是因为姥爷姥姥觉得寂寞,周末总是早早准备好饭菜,呼唤孩子们回家吃饭。姥爷和姥姥已是耄耋之年,经历过战争和饥荒,如今过上好日子了,总觉得肉才是最珍贵的食材,而这最珍贵的食材又是一定要给儿女们吃到,所以他们做的团圆饭离不开红烧肉。后来舅舅和舅妈怕姥爷做菜太累,于是周末下了班就会过来做饭。姥爷是山东人,饮食也偏爱面食,所以舅舅和舅妈做的团圆饭总会有白白胖胖的馒头豆包。我嫁过来后,丈夫和我逐渐接替了大厨的位置,虽然没什么炒菜经验,但凭着上网查菜谱,也能鼓捣出像松鼠桂鱼、香煎杏鲍菇这样的佳肴了。家里的炒勺历经了三代人的手,三代人年龄跨度长达五十年,这么大的跨度造就了三种不同的团圆饭。菜式虽不同,但三代人做团员饭的心却相同——从采买到洗摘再到下锅烹制,每一个细节都用心去做,为的就是给家人更多的幸福。

一餐从几十元到几百元的变化

一桌简单的团员饭,经过几十年的沉淀,反映的不仅仅是家庭人丁的兴旺,更折射了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。二十年前的团圆饭,一桌菜二三十元钱的成本,那时候觉得贵着呢,虽也是有鱼有肉,但也只能是每周一次的团圆饭时才能大快朵颐;再看看现在的团圆饭,除了鱼、肉之外,更讲究起健康饮食了,土鸡蛋,有机蔬菜,有时候还会有鲍鱼、海参这样的高级食材端上餐桌,一桌饭算下来,少则一二百元,多则三五百元,但是这价格即使比二十年前多出十倍,家里却并没有二十年前那么大的经济压力。我想,这就是老百姓富起来了的表现吧,老百姓手里的钞票更多了,也更舍得花钱了,生活品质不断提升,日子真是越过越红火。

团圆饭的主题是吃,但又绝对不仅仅是吃。大家围坐在一起,陪老人小酌几杯,聊聊工作和生活中的琐碎,空气里萦绕的不只是饭菜的香味,还有四代人的欢声笑语,团圆饭更多的是在享用家庭的温馨。厨房忙活半天,做的也不只是菜,更多的是对老人的孝顺、对家庭的责任,还有亲人之间的相互温暖与扶持。一张团圆饭的小桌,见证的是家庭的温馨,千万家庭团圆饭的小桌见证的就是社会的和谐,这千千万万张小桌上的数字,反应的就是时代的不断更迭和老百姓越来越好的生活。

(作者单位:国家统计局辽阳调查队)